bet9登录线路

【参赛】-纪实-木棉花开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bet9登录线路

【参赛】-纪实-木棉花开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一)南方春天来得早。 当春节的余味还在大街小巷挥之不去时, 暖湿的气流越来越强, 很快就盖过了干冷的北风, 给南国带来了充沛的阳光和雨水。
        很快, 你会突然发现, 那挺拔的木棉已经在树枝上悄悄地长出了无数个蘑菇状的小花骨。 更神奇的是, 三两天之内, 它们全部齐齐绽放, 宛如一团团火焰, 点燃了世界的一侧。 春天真是挡不住! 校园里几株盛开的木棉树, 沐浴着春天, 在迷雾中迎来了第二学期。 其实我是一位有20多年教学经验的老教师。 我经常称自己为老司机。 但是, 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 我原来教书的云已经演变成了一所纯粹的私立学校。 去年暑假期间, 我们几十名公立教师被捕。 消遣, 我刚来到雾中。 经济发达地区雾蒙蒙的校园环境非常优美。
        不过, 这是乡镇一所普通的公立初中。 半数以上学生是农民工子女, 学生素质越来越差。 长期教后进生的吴中老师抱怨学生越来越差, 对刚从云中来的我来说更难了, 因为云中是该地区排名第一的大学, 而且班里有很多优秀的学生, 他们要么有钱, 要么没钱。 昂贵, 迷雾中的学生和他们之间, 有着天壤之别。 整整一个学期, 我都觉得自己完全格格不入。 备课时, 不知道如何降低难度, 让学生更容易上手, 在课堂上, 我常常对功课马虎、纪律混乱、学生沉闷感到愤怒。 期末考试, 我教的一年级(6)和(7)中文都不够好, 让我感受到名师光环的压力。 度过了一个非常郁闷的春节, 我决定在第二学期重新开始。 (2) 我没有认真检查我的寒假作​​业, 这显然是在自找麻烦。 在开学的第一周, 我只让他们做最简单的抄写作业, 即便如此,

还是有很多人处理或根本不做。 我改变了平常的作息, 没有直接去教室跟他们算账, 而是耐心地给他们讲道。 渐渐地, 缺课的人越来越少,

整体素质有了明显提高。 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 (7)班的陈健仍然没有交作业, 上课总是打瞌睡, 所以我决定邀请他的父母来学校聊一聊。 当天下午, 他一接到我的电话, 他的母亲黄女士就迅速赶了过来, 让人觉得她似乎很重视孩子的教育。 黄女士有一头金色的长卷发, 年轻、时尚、美丽。 无法想象, 有些邋遢的尖尖, 是她亲生的儿子。 聊了几句, 我就知道尖尖为什么不做作业了。
        原来, 黄女士在酒店上班, 经常加班到深夜。 健健的父亲陈先生开了一家小工厂, 经常工作到晚上十一点。 每天放学后, 尖尖一个人在家。 晚餐必须自己做, 要么做方便面, 要么叫外卖。 然后, 再玩网游, 作业, 自然不会一个字写。 难怪他让我请他吃饭, 这样他就可以饱餐一顿, 省下一点钱买更多的游戏币。 我想批评她几句, 却又咽了回去。 作为农民的儿子, 我知道在底层努力工作并不容易。 如果不是逼着谋生, 哪个妈妈会忍心这么做? 下课铃响了, 我走到教室把尖尖叫了过来。 听到我请父母过来,

他脸色铁青, 脸色铁青。 但话音刚落, 他就泪流满面。 黄老师问他为什么不做作业, 他冷冷的回答:“别人回家都有父母陪着, 我们呢?只有空气。” 他沙沙作响的眼泪瞬间击中了我。 心里, 我急忙递上纸巾让他擦眼泪。 更让我担心的还在后面。 他不仅整天玩游戏, 还遇到了辍学离家出走的高中生Aaron。 亚伦没有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也没有固定的住处, 就带着亚伦回家住了。父母不同意, 他就偷偷做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和蔼地问道:“尖尖, 在社会上结识年轻人, 不仅会影响你的学习, 还会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低着头回答:“我只是想找人谈谈。” 说完, 他的眼眶里再次涌出泪水。 没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他, 竟然会说得如此犀利。 我忍不住同情道:“你不是要我请你吃饭吗?如果你能和亚伦断绝关系, 我今晚就请你!” 显然, 这么小的善意和小小的好处, 并没有足够吸引他。 用力, 他侧过头, 咬着嘴唇不肯回答。 黄女士见状, 无奈道:“老师, 他脾气这么坏, 我不知道怎么办。” 好吧, 既然球又踢给我了, 我只能出手了。 我先让尖尖回教室, 然后对黄老师说:“你儿子很厉害, 语言基础也不错。希望你作为父母可以调整工作时间, 多陪陪他, 让他 尽量多做他的功课, 好, 我们提高成绩, 至于我, 继续做他的思想工作。” 她点了点头,

犹豫了一下, 然后认真的说道:“老师, 您能不能再帮我做一下他父亲的思想工作?” “他父亲怎么了?” “小学的时候, 他在学校学习不好, 老是耍花招,

老师总是让他去请他的父母, 我老公走了很多, 渐渐失去了耐心, 还扬言要放弃这个年幼的儿子。 现在, 只要尖尖犯了错, 老公就会打架, 尖尖自然是讨厌。 “是的, 我的儿子。” 说到这里, 她摇摇头叹了口气, 而我对她的遭遇深感抱歉。 同情。 或许在外人看来, 她明朗美丽, 本该过上好日子, 但事实是, 她既有一个不听话的儿子, 也有一个简单粗鲁的丈夫, 更何况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至少没有多少幸福。 单词。 我在想想了想, 她道:“那我今晚带尖尖吃饭, 然后去家里看看。” 她非常感激。 送走这个无助的女人后, 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尖尖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 两个班大约有100名学生, 不知道有多少人面临着类似甚至更严重的家庭困难。 我只怪他们态度差, 不求进步, 这对他们不公平。 , 也无济于事。
        我应该放下我的身体, 接近他们, 了解他们。 只有这样, 我才能赢得他们的信任, 化风为雨, 滋润他们的心。 下课铃又响了, 我赶紧跑到教室, 又把尖尖叫了出来。 他面无表情, 一脸拒绝千里之外的人。 几个淘气的小伙子围了过来, 对着尖尖大笑。 踢开他们后, 我把手搭在他肩上, 说道:“尖尖, 老师想帮你, 所以今晚我想请你吃饭, 好好聊聊。” 我的撤退给了他一个惊喜, 他那张呆滞的脸很快就亮了起来, 眼睛也变得湿润了。 他抬头看着我说:“好!” 就在这时, 教学楼楼下的木棉花树上映出淡淡的余辉, 红色的花朵金灿灿的。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请学生吃饭,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突破。 那天晚上, 我开着尖尖到常去的一家西餐厅, 问:“你在这里吃过饭吗?” 他笑着回答:“从来没有!” 尖尖说我对我点的菜很满意, 吃得津津有味。 我不时给他端菜, 这让他更加受宠若惊。 渐渐地, 他打开了聊天框, 和我聊起了他的父母。 “我妈对我很好, 我爸对我不好, 如果他们真的要离婚, 我绝对不会嫁给我爸。”他坚定地说。 “他们要离婚了?” 我很惊讶。 “是啊!好麻烦, 好烦, 还是走吧。” 他平静地说。 我拍拍他的头说:“傻孩子, 我怎么希望我爸妈离婚?” “我恨我的父亲, 想早点摆脱他。” 他将筷子停在空中, 说道。 “你父亲有那么可恨吗?” 我开玩笑说:“等到你家, 我看看他长得丑不。” 吃过晚饭, 我们直接去了工厂。 由于人手不足, 陈先生无法下车回家。 所谓的工厂只是一个临街的小作坊, 承接一些简单的模具加工业务。 陈先生在厨房做饭, 看到我就出来笑着打招呼。 他黑着脸, 身躯壮硕, 声音如钟, 乍一看还挺吓人的。 在厨房旁边凌乱的小客厅里坐下后, 黄老师给我端来了一杯茶。 不时陈先生也进来, 递给我一支烟。 在我拒绝后, 他自己点燃了一支, 猛地吸了一口。 房间里很快充满了香烟烟雾的气味。 黄女士给了他一个白眼, 他却视而不见。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我连忙说道:“尖尖, 你爸爸肯做饭, 说明他不是大男子主义!” 尖尖没说话, 黄女士说:“我老公是厨师, 厨艺也不错。我喜欢做饭, 这个确实是优势。 “老婆在老师面前表扬我的时候, 陈老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趁机说道: 陈, 你儿子年纪也不小了, 以后能不能别打他了?”他看了眼尖尖, 笑道:“老师, 说实话, 今天又请了他的父母, 应该是 照顾他, 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 以后我就不打架了。” “那我就把你当成对我的承诺。 以后你要是再打他, 我就骂你。” “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懂了!” 他像小学生一样说。 我转头对尖尖说:“尖尖, 你父亲已经决定改正他的缺点了, 你不也应该表现出点什么吗?” 尖尖回答:“从明天开始, 我不会再错过中文作业了。”谈起和小儿子的关系, 陈老师直言, 真的很糟糕。 他还说, 如果尖尖能像弟弟一样听话, 就不会对他这么无礼了。 对于离婚, 陈先生也毫不掩饰, 他说。 , 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 为了两个儿子, 他会尽力维护这个家。 对此, 黄女士也颇有信心。 临走之前, 陈先生赶紧从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一罐王老吉塞递给他。 我, 莫名的感动。
赞(5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评论 抢沙发